【爱情美文】月色里,我们深情相拥

发布时间:2013-02-11 类别:爱情美文

  军是我上大学时的笔友,四年里他的信都是由一位叫霖的同学转交给我的。
  
  军是因看到我发表在校刊上的一篇文章而开始给我写信。他很坦诚、执著,信中那种明快、蓬勃的气息很快感染了我。通过几次信后,我便要求与他见面,但他不肯,说面对面的那么直接,会很尴尬,不如多了解些再考虑见面的问题。
  
  我没坚持,因为刚上大一的我,在这做梦的季节里,满脑子想的都是象牙宝塔里的故事。于是军便在我心中成了一道神秘、美妙的风景。
  
  我们不断在信中了解着对方,自由地畅谈人生、理想、烦恼……军成了我最好的倾诉伙伴,他的信总会令我欢呼雀跃。但他总是有千万种理由拒绝和我见面。
  
  转眼已经大二,和军通了一年信,霖给我们当了一年的邮递员。一年的时间和军和霖都已成为好朋友,军温文尔雅,知识渊博且很浪漫;霖高大英俊,潇潇洒洒,但又不失稳重。
  
  没有军的信时,霖也会到我这坐坐。有时一起去散步,去喝咖啡,也去看电影。我始终把霖当成知心的男性朋友,而军则是我日思夜想的恋人。
  
  我曾一度猜测谁是军。几次逼问霖,霖都说他真的不知道,这信他还得交给别人,也许再转几个人才到军那儿。军这样费周折,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他是谁,与他保持这种默契不是更有吸引力吗?何必非要找出他呢?霖尽力地掩护着军。
  
  霖的这种态度让我很生气,更让我生气的是觉得自己处在敌暗我明的境地。在图书馆、食堂之类的公共场合,总感觉军就在附近窥视我。每次有这种感觉时,不管是在吃饭,还是在看书,都会突然抬起头扫视四周,看谁的眼神不对,但每次都没发现有人特别地关注我,惹得身旁的霖哈哈大笑。一来二去的,反而觉得自己变得贼溜溜的。
  
  还有一段时间,就认为霖就是军。几次对霖威胁恐吓,霖都视死如归,看他那无辜的表情,也觉得他没有军的那份学识。后来就又觉得霖就是霖,军就是军,照旧给军写信,与霖聊天。
  
  军的信中已明显地表露出对我的好感,心灵的沟通,真挚的情感,让我再度把他美化成了童话中的王子。我深深地依恋着他,我也不想见他了。我是怕当他真的站在我面前时,心中那幅多年来勾勒的最完美的画卷被摧毁。我宁愿军只活在我心中--为保存那份浪漫和完美。
  
  霖仍给我们转信,频繁的接触,他备至的爱护,霖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良伴。自然而然的,我们的感情超出了朋友的界限。当我融化在他的爱中时,才觉得对不起军,是军的信让我和霖有了相识相知的机会。我如实地告诉军我爱上了转信人,军却没有半句责怪我的意思,只说他是真的爱我。我也觉得对不起霖,因为我不能全心全意地只爱他一个人。
  
  我痛苦极了,怎么会如此深深地爱上两个男人?我虽多情,但不糊涂,我知道最终要在他们之间作出取舍,想起那上百封情真意切的信,想起那月下花前的一幕一幕……我的心在痛。终于,我告诉霖,别再给我转军的信了,我只属于你一人。
  
  而霖仍把军的信给我,说他不在乎,说这信是朋友托的,不能不帮忙。我也确实舍不了军,这事便不了了之,霖也不过问我和军的事。
  
  生日的那天,霖拿来两束玫瑰花,说一束是军送的,一束是他自己送的。依偎在霖的怀里看着似火的玫瑰,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,得到双倍的呵护,双倍的爱。四个春夏秋冬过去了,我和霖形影相伴,情投意合。与军鸿雁传情,爱意浓浓。他们在我心中融汇成了一股暖暖的溪流,沁人心脾,滋润着我似春的年华。
  
  临离校的时候收到军的最后一封信,说:“你和霖会很幸福,霖懂得怎样爱你,希望你也珍惜霖,我会出现在你的婚礼上。”
  
  失去了军是伤感的,但庆幸的是我和霖分到了一个城市。工作已近三年,没有军的只字片语,我已是霖的未婚妻。
  
  霖拿着玫瑰向我求婚的时候,我问他:“你真的不介意我曾爱过军?”“我知道那时你曾很痛苦地挣扎过,但无论你选择哪个,都会是你面前的我!”霖得意地说。
  
  我恍然大悟,冲上去捶打他的胸膛。他紧紧地把我拥在怀里,深情地说:“其实我在写信前就认识了你。记得刚入校的时候,你穿着水蓝色裙子在海边写生,像出白海里的一束明澈的水花,我当时就想这清纯浪漫的女孩就是我今生要找的新娘。”
  
  我不知说什么,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--月色里,我们深情相拥。